前行备忘录 不共内前行 三 念修金刚萨埵

2427
2018-01-03
作者:堪布阿琼仁波切 著 索达吉堪布 译
点击数(1216)
手动
开启自动
自动
开启手动
添加书签
添加书签
跳至书签

净化违缘罪障——念修上师金刚萨埵:

阻碍我们生起甚深正道的殊胜体悟、证悟的就是罪障,在初学阶段,必须把主要精力放在净化障碍上。所谓的罪障,障是总称,包括业障、烦恼障、所知障和习气障四种。

业障,是指自性罪和佛制罪。自性罪:与佛制毫不相关,自性的意思是说诸如杀生之类,只要去做本身就属于罪业。佛制罪,作为在家人,如果去做,不会成为罪业,而某个出家人去操作,就成为罪业,诸如除割青草之类的事。与佛制不相关联的自性罪,是指十不善和五无间罪等一切罪业。既是自性罪也是佛制罪的,诸如杀生的他胜罪,其中杀生是自性罪,他胜是佛制罪。单单的佛制罪,诸如割青草之类的事,如果是平常的在家人除割青草,不会有罪,但如果是受戒的比丘铲割青草,那就成为堕罪,一般的在家人亲手杀旁生和比丘除青草,罪业轻重一模一样。所以,凡是与外别解脱戒、内菩萨戒、密宗誓言相违的一切遮罪,越向上罪业越严重。比如,在家人弄死一个虱子,就犯了一种杀生的罪业,假设某位菩萨掐死一个虱子,那他所犯下的不仅仅是杀生之罪,而且也有杀母之过。

如果有人想:既然有杀母之过,那岂不成了无间罪吗?

并不会成为无间罪,因为所杀的对境并不是今生今世的生身母亲,所以不会成为无间罪。

倘若某个密咒师挤死一个虱子,在杀生之罪和杀母之过的基础上,还有杀金刚萨埵的过咎以及杀害分别识聚四十二本尊的罪业。可见,与前前相比,后后罪业越来越增重。禁止别解脱的恶作、菩萨的恶行就成了戒律。

别解脱中讲僧裙上下边要齐圆,如果没有认真穿好,就成了恶作,与菩萨乘里的严禁恶行戒相违,属于根本堕,在密宗里也成了违越如来教言的根本堕。所以,所有与自性罪、佛制罪相违的都是业障。那么它遮障什么呢?障碍获得善趣人天果报。

烦恼障是由以上这些业引发的八万四千烦恼,归纳起来,就是三毒五毒的分别念。再进一步概括,就归集在唯一的非理作意分别念中。那么,烦恼障障碍什么呢?它障碍获得声闻、缘觉的解脱果位。

所知障是三轮实执的分别念。

习气障,按照显宗所讲,是所知障极其细微的阶段,密宗称为三现迁移习气,也就是指依于格外细微的意性身,形成粗大身体的因或种子白分的习气,形成粗大语的因红分的习气,形成意的因或种子红白聚合部分——黑光或风行极度细微的所有习气。

所知障和习气障障碍什么呢?障碍获得遍知智慧。

以上这所有障碍分别遮障善趣等,总体来说就是遮障万法的实相真如。这样的实相取名为法性、真如、真性、真实际、法界、万法之无过法性、如来藏等都是显密共同的名称。依照密宗而言,称为自性清净佛,本体本净佛,基任运自成佛。《黑日嘎刚波续》中说:“实相体性基,法身无缚解。”心的本性或真性或实相,就是法界智慧无二无别,不曾有业和烦恼之垢,如同虚空或太阳般的佛陀三身一切功德未经寻觅本来圆满存在,于众生基位时,没有变劣,功德无减,于佛陀果位之时,没有变好,功德无增,也就是说功德无增无减,本性当中不着客尘,自本体本来清净,本体本净的自性,原本超离束缚解脱的智慧,就叫做实相体性之基或本来义阿赖耶。所谓的基,如果证悟了,就是能生涅槃——所生的真正基;倘若没有证悟,那就是轮回万法无则不生的基。为此,命名为基。尽管本来是佛陀的自性,但并不代表成佛。如《二品续》中云:“众生本是佛,然为客尘遮。”不代表成佛的原因是,由倏然的迷乱二取垢染遮蔽着。客尘,如果分类,有八万四千烦恼等等,但这一切归纳起来,就是五蕴。五蕴再进一步概括,就是这颗接连不断的分别心,如果把它取名,那就是迷乱假立之基,是能生迷乱相轮回万法——所生的真正因。因此,要想在阿赖耶的镜子里映现出证悟的影像,必须清净所有遮障。如云:“障碍得清净,自然现证悟。”

初学者,主要净化业障,能净化的方法就是善巧方便、大慈大悲的金刚萨埵佛(念修法),有关别解脱还净他胜僧残等在各个的章节中有解说。菩萨乘的《三聚经》,包括顶礼聚、忏罪聚、随喜或回向聚,由此就叫《三聚经》。还有《大解脱方广忏悔仪轨》等等。简单一句话,奉行善业是忏悔罪业的唯一方便法。别解脱中的真正忏悔能使自地的所有堕罪得以清净,从堕罪之因和堕罪果报中脱离出来,菩萨的所有堕罪依靠别解脱的忏悔不能清净,凭借菩萨乘和密宗的忏悔,不仅能从自地的堕罪因与堕罪果脱离出来,而且也能从下面所有堕罪异熟果报中脱离出来。

显宗密宗的忏罪方便有许许多多,其中念修上师金刚萨埵最为殊胜,金刚萨埵在往昔学道位时,曾经发愿“未来时,凡持受我名者,一切堕罪得以清净,若不清净,我不成佛。”并且,他积累了无量福慧资粮,发下大愿,结果所有发愿都得以实现,上师金刚萨埵成就了佛果。我们前往十方每一位佛陀前勤求忏悔方便法,不如观修金刚萨埵与一切坛城散摄的作者上师无二无别来作忏悔殊胜,这里是总集宝珠的修法。

所有忏悔都必须具足四种对治力。诚如寂天菩萨说:“所净罪六门,能净四力治,净法三殊胜。”首先,忏悔的所依或对境是别解脱戒的亲教师、轨范师及僧众,或者菩萨乘的上师善知识,或者持梵净同行道友,或者《三十五佛忏悔文》中所说的三十五佛、《大解脱经》中所说的十方佛陀等,或者是密宗的上师和坛城的圣众。在这里,是上师金刚萨埵,这就是所依对治力,它包括外所依对治力和内所依对治力两种。外所依对治力就是指观修金刚萨埵。内所依对治力,是皈依、发殊胜菩提心,尤其是生起大悲心。所以此处调整发心相当重要。外所依对治力的本体是信心;厌患对治力的本体是悔心;返回对治力的本体是戒后心;现行对治力的本体是对正法产生希求心。

起初在修所依对治力的此时,虽然有“把自己身体明观成本尊的头顶或者不执著自身的头顶上”等观修法,但这里,就是在恶贯满盈、罪业累累自己的平常身体头顶上的毛漩口处插入四指莲花茎的十万瓣白色莲花,压在其红黄花蕊分开的三分之二位置的满月上面,本体是无等大悲宝藏具德根本上师,形象是一寸大小的白色吽字。一心专注于它,观想那个吽字也是朝着自己方向,对准自己的胸口。以了知“上师是佛”等五了知(上师瑜伽里有说明)诚心诚意祈祷,结果上师的心里生起强烈的大悲,大乐本体的吽字似乎在动摇,之后以鱼浮出水面的方式从中出现上师金刚萨埵,他身色洁白,宛如十万个太阳照耀在雪山……内容容易理解。

再观想:他以超越人的明目照见、以超越人的耳听到、以超越人的遍知心垂念我,面朝向我。通过耳闻、心念,上师金刚萨埵心情不悦,脸色阴沉。此后,生起你无所不知的信心、发殊胜菩提心,这两项最为关键,这仅是就外所依对治力而言,内所依对治力中信心、皈依、发心居于首位,因此必须努力增生这些心。

接着,是厌患对治力,所净的是罪业六门:

第一时间之门,从无始轮回以来迄今为止所积累的罪业,今生当中犯下的自性罪和佛制罪,自己心里能回想起来,在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我自己造了这样的罪业,唆使别人造,随喜他人造的这所有罪业,心里不藏,身体不覆,口里“发露忏悔”。

如果有人认为:自己造罪,谁也不曾见到,佛菩萨也看不见。其实并不是这样。如云:“未见之中造罪业,如服毒药岂安乐?天尊具通之仙人,以清净眼定现见。”华智仁波切说过:“恶分别毒隐腹内,命终之前必现前。”佛菩萨不可能不见不睹,如同一个盲人周围有一百个有眼者团团包围着一样。凡是自己心里能回忆起来的一切罪业,直接说出,怀着惭愧、畏惧、后悔之心进行忏悔,加上所有想不起来而成为佛菩萨遍知智慧所见对境的一切罪业通通忏悔。

第二动机之门,是指由贪嗔痴引发的一切罪业。

第三通过之门或积累之门,身语意的一切不善罪业。

第四本体之门,自性罪的十不善和无间罪等,与佛制罪外别解脱戒、内菩萨戒、密持明密乘戒相违的一切罪业。

第五对境之门,依靠三有轮回、寂灭涅槃所积累的一切罪业。

第六作用之门,即生当中短命多病、财物贫乏、受到怨敌威胁等;后世漂泊在无边无际的恶趣中,成为诸如此类之因的一切堕罪,要像服了剧毒一样,怀着痛心疾首的强烈懊悔心观想,在上师金刚萨埵您耳闻目睹,垂念于我,我今天对您无有好的呈禀,我从无始以来迄今为止所积累的一切罪业在您面前不覆不藏发露忏悔,深感内疚,追悔不已,进行忏悔。祈求您垂念,令我的此罪,速在当下就在此地此坐垫上得以清净。我们必须要急不可耐地忏悔。比如,一个人要给我半个铜钱一类的微薄之物,我都会急不可耐地催他,那么要清净罪业,为什么不需要迫不及待地忏悔呢?

返回对治力:如同院子的篱笆以前破损后来恢复一样,破了别解脱戒、菩萨戒、密乘戒,后来通过忏悔得以恢复,发誓从今以后纵遇命难也不再犯。我们这些人,都已经受了别解脱戒、菩萨戒、密乘戒,对此本不该有什么区别,可是单单口里大唱高调说“今后不犯”是没有什么用的。现在的上师僧人们,一边口头上念诵“发露忏悔,不敢覆藏,从今此止,永不再犯”一边所行似乎都是不善业。

诸如拿杀生来说,如果一开始就立誓“我不杀所有杀不了的众生”,那么就具备了不杀生的戒律,并且获得功德利益。如果没有这样立下誓言,那只是自性无罪,而不会得到戒杀的福德。因此,在家人,不管是男是女,假设能发誓“我不杀狮子、龙、大象等杀不了的众生”,那就得到福德。身为出家人,最初也要发誓“纵然我生命遭难,也绝不杀狮子”,再加上“纵然遇到生命危难也绝不舍此誓言”,一定要用这两个誓言的铁钩钩住。再者,从一一众生做起,这样用戒杀的两种誓言铁钩钩住。

同样,不予取等剩余的九种不善,都一一发誓不犯;即便是我的肉被揪成一块一块而死,也绝不舍弃此誓言。每一个都应该用这两个誓言铁钩钩住。同样,发誓不造五无间罪,共有五种誓言,发誓不造近五无间罪,有五种誓愿。发誓不造四重罪,有四种誓愿。所谓的四重罪,1.居智者之首位;2.享用密咒师的财产;3.不居比丘顶礼之前;4.享用修行人的食物。当然,享用修行人的食物并不是指所有修行人的食品,但如果某个修行人心里决定期限“依靠此食品我在这个月里修行”,假设享用了他那寥寥无几的食品中的一点儿,那么在他所想的期限里,饮食就不足了。八邪罪:如云:“诋毁白法赞黑法,减低行善之资粮,扰乱信士之内心,舍弃上师尊道友,脱离坛城对治八。”1.诽谤白法;2.赞叹黑法;3.对行善者积累资粮从中作梗,减少他们的资粮;4.对修善的信士说难听之语而扰乱其心。后四种邪罪:5.已入密宗金刚乘坛城以后在会众行列中发起争斗、恶语相骂、争吵不休,背弃上师;6.已入密乘者远离本尊;7.已入密乘者脱离道友;8.已入密乘者舍弃坛城。心里立下不犯此八邪罪的八种誓言。

外别解脱戒断除的学处,首先居士的四根本加上酒,立誓不犯有五种誓愿;沙弥笼统的十戒,详细的三十戒,一一发誓不犯相违的戒条。比丘戒第一是四根本罪,立誓纵然遇到生命危险也不违背,有四种誓言。随后是十三僧残,发下不犯的十三种誓言。三十舍堕、九十单堕、四向彼悔、一百一十二种恶作,都要一一发誓不违背不就犯,以两个誓言铁钩钩住。

接下来是菩萨乘甚深见派的十八种根本堕,加上愿行学处共二十种,八十恶作,要立下“不违背这些”的二十种誓言。对于广大行派的四种发心、八种加行、四十六恶作,都要一一发誓不犯。密宗里的二十五条禁行戒,共同内外五部的内外两戒,十四条根本戒、八支分粗罪,大圆满根本誓言有二十七条,二十条支分誓言,无有、平等、唯一、任运四大誓言,心里一一发誓绝不违背;遇到生命危难也不舍弃这样的誓言。我们必须做到以这两个誓言铁钩钩住。心里要想:对于自己能守护的所有戒,发誓绝不犯,对于不能守护的所有戒律,我要尽可能守护,祈祷上师金刚萨埵您加持令我相续完全得以清净。如果真正立下誓言,那么相续就会越来越清净。相反,只是粗枝大叶、浮皮潦草地说“发露忏悔,不敢覆藏,从今此止,永不再犯”起不到任何作用。

现行对治力,一般是指成为不善业对治的一切善法,但在这里,是观想金刚萨埵甘露降下、净化的修法。自利法身的念诵之时,对所有上面的对境生起诚挚的信心,观想上师金刚萨埵放射光芒,他利色身念诵的时候,对下面的有情观修知母、念恩等等,从而萌生于心不忍的强烈悲悯之情,观想金刚萨埵放光、收光。